齐广璞:米兰冬奥我还能拼!

0 Comments

齐广璞:米兰冬奥我还能拼!

“赢得奥运冠军也好,参加四届冬奥也罢,对我来说都不能算是人生的终极目标。我想我既然能拿到一轮大满贯,为什么不能再来一轮呢?阻挡我继续去拼搏的不是年龄,而是心中是否还有对于运动的热爱与梦想。”

北京冬奥会刚结束一个多月,很多参加了比赛的运动员都还处在调整期,但我们的新科自由式滑雪男子空中技巧冠军齐广璞已经把目光锁定在四年后的米兰冬奥会了。本期《体坛佳音》,特约主持人——奥运冠军徐莉佳带你走近这位自称自己还很年轻的奥运“四朝元老”,听他为我们讲述奥运夺冠前后的故事。

2月17日,冠军中国选手齐广璞在奖牌颁发仪式上。当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男子空中技巧奖牌颁发仪式在张家口赛区颁奖广场举行。

徐莉佳:你所参加的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项目和谷爱凌参加的自由式滑雪大跳台项目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齐广璞:正所谓隔行如隔山,虽然我从事的项目和谷爱凌的项目都属于自由式滑雪,但我们两个项目的技术特点和风格都是不一样的。我们空中技巧的运动员需要在每一跳出发前申报确定这一跳的动作且不得随意更改,然后用规则上所要求的动作标准去尽量没有偏差的完成动作,这种竞赛模式和夏季奥运会上的跳水项目比较近似。

但谷爱凌的自由式滑雪大跳台,包括她参加的其它两个小项,都是相对更能展现运动员风格的项目,每个运动员做出的动作都是不一样的,没有所谓教科书式的标准。在比赛滑行过程中,他们还可以随时根据自身状态、排名和天气情况等因素来更改动作。

2月16日,中国选手齐广璞在比赛中。当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男子空中技巧决赛在张家口赛区举行,中国选手齐广璞获得冠军。

徐莉佳:你参加了四届奥运会才终于实现了奥运金牌梦,过去三届奥运会的经历是怎样的?

齐广璞:我所参加的每一届奥运会,我都特别努力地奔着奥运冠军的梦想去努力,我想这也是我从事这项运动的初衷。

2010年,我还是一个不到20岁的年轻小孩,参加奥运更多的是积累比赛经验并且向前辈运动员学习。

2014年的索契,由于在之前的国际比赛中我已经可以成功做出难度5.0的动作而且也拿到了之前一年世锦赛的冠军,因此我是有冲金实力并且也是朝这个目标去奋斗的。但可能那时候我还是比较年轻,对于动作掌握的成熟度也还不够,最后非常可惜屈居第四名。

到了2018年的平昌,我准备得非常充分,也具备夺冠的实力,但因为在比赛中没能进入到最后六人的大决赛,所以我也就没有机会把我最高难度的5.0动作呈现出来,那次比赛对我打击还是比较大的。

2018年2月8日,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国家队队员齐广璞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准备出发。当日,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国家队从沈阳桃仙国际机场出发奔赴平昌冬奥会。

徐莉佳:我们知道你们冬季训练在雪上,但夏季训练因为没有雪会转而到跳水池训练,感受有什么不同?

齐广璞:我们的水池训练基本会从春夏季一直持续到每年的十月份。夏季气温高达三十摄氏度以上,我们穿着潜水服训练,阳光直射在我们的衣服上,特别闷热,整个人就会感觉迷迷糊糊的。但到了十月份,天气温度骤降,我们再往水里跳那就是冰冷刺骨的感觉。而当我们一上岸,身上湿透,秋风再一吹,这种感觉也真是非常“酸爽”的。

2018年2月8日,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国家队队员齐广璞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准备出发。当日,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国家队从沈阳桃仙国际机场出发奔赴平昌冬奥会。

相对而言冬天训练就更为艰苦,有一次我记得我们在内蒙古阿尔山训练,室外的实时温度是零下38度。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外面待一分钟都够呛,所以会在每一跳结束后回到裁判房里去暖和一会儿。

另外,夏季训练因为我们的装备很沉重,光雪板雪鞋加起来就超过10公斤,因此为了能够顺利从水里浮起,我们还必须身着救生衣,这对做动作多少还是会有一些影响。而冬季训练比赛,为了能让做动作更舒展轻松,我们的服装也会相对轻薄,只能起到很有限的保暖作用。

2000年12月30日,齐广璞小朋友在雪地中整理装备。日前,来自江苏沛县体校的小运动员们在长春进行赛前训练,他们将在新世纪元旦冰雪节开幕式上做花样滑雪表演。为了搞好表演赛,他们提前两个月来到长春进行适应训练。

徐莉佳:我国首位冬奥会雪上项目冠军韩晓鹏和你是老乡,他对你有哪些激励吗?

齐广璞:应该说我能够被选入雪上空中技巧队也是受到韩晓鹏这一批运动员的影响。他是最早从徐州沛县被选到东北跨项训练的运动员,后来我的教练再来我们家乡选材的时候就把我也选了过去。韩晓鹏在2006年拿到奥运首枚雪上金牌后,对我们这个项目起到了非常好的推动作用,而我们年轻选手也因此大受激励和触动。现在我非常开心能够把他的接力棒接了过来,又一次站上了奥运最高的领奖台。

图文编写自新华社